森普信息集团

揭秘“智慧社区”:巨头的新一轮“圈地运动”

发表于:2019-04-16 09:22:13 bianji1
【内容导读】2018年,本来期待着智慧社区的爆发,但等到的是智慧城市的热火朝天、智慧社区的门前冷落。“没有好的商...

2018年,本来期待着智慧社区的爆发,但等到的是智慧城市的热火朝天、智慧社区的门前冷落。“没有好的商业模式,大家各自为战,无法形成规模化。”智慧社区的“结”,为何没有解开?我们试图一探究竟。

早在2013年,民政部、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公安部、财政部联合出台了《关于推进社区公共服务综合信息平台建设的指导意见》,强调各地要加强社区公共服务信息化建设,积极构建“智慧社区”。这个信号释放之后,其实智慧社区的时代就慢慢拉开帷幕了。

目前,最新数据显示,100强的物业公司管理面积均值为3163.83万平方米,2017年市场占比已达32.42%,龙头公司恒者恒强,TOP10公司管理面积均值高达2.16亿平方米,市场规模升至11.06%。这很好说明了社区资源向头布聚集,催生了行业巨头的出现。

业界对“智慧社区”的解释,从宏观层面来说,就是充分借助互联网、物联网,涉及到智能楼宇、智能家居、路网监控、智能安防、个人健康与数字生活等诸多领域,充分发挥信息通信(ICT)产业发达、电信业务及信息化基础设施优良等优势,构建社区发展的智慧环境,形成基于海量信息和智能过滤处理的新的生活、产业发展、社会管理等模式,面向未来构建全新的社区形态。实际上一句话概括,就是数字化、智慧化的社区形态,让每个人“吃住行游购娱健”更安全、更便捷。

当下,智慧社区行业的参与方或者说利益相关方主要分为:

物业公司,巨头是保利物业、万科物业、中海物业、碧桂园服务。

地产开发商,巨头是招商地产、万达、华润等。

智能硬件公司,巨头是小米、华为、海尔、美的、海康威视、大华等。

互联网厂商,巨头是腾讯、阿里等。

社区服务商,主要是恒腾网络、一号社区等。

网络设备提供商与运营商,主要是华为、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

形态上,实际上智慧社区有着普通住宅、别墅、豪宅、商业楼、写字楼的区别,但基本上不超过2大维度:

室内的智能家居:智能音箱、智能灯泡、智能彩电、智能窗帘、智能电视等;

室外的公共社区区域:社区食堂、医院、健身房、休闲区、电梯楼道等。

目前,智慧社区行业普遍构建了13个主要的应用服务,也是巨头及小厂商争相抢占市场份额的焦点地带:智慧安防、智慧物业、智慧停车管理、节能照明管理、智慧能耗监测、智慧文娱、智慧社区教育、智慧医疗、智慧出行、智慧商业服务、智慧养老、智慧家居以及智慧门户网站。看得出来,智慧社区涉及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

巨头布局:重金打造 “圈地运动”开始

与智慧城市不同的是,智慧社区概念更垂直、地域范围更小,这是传统物业公司所固守的领域,也是当下房地产公司最擅长的发力点。恒大、万科、华润等资金雄厚,而腾讯、阿里则紧紧把控数据出口,物业公司在其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各方虎视眈眈,行业静水流深。

早在2015年7月,由恒大、腾讯借壳香港上市公司马斯葛组建了恒腾网络,主打社区服务。恒大持股55%,为控股股东,腾讯持股20%,同样也是大股东。腾讯拥有先进的互联网技术资源和庞大的用户群数据库,旗下微信、QQ两大平台活跃;恒大拥有最大的规模,布局全国数百个城市的社区,品牌价值达到489.72亿。业界一直认为此次是中国企业超强实力联合的最佳范本。

恒腾网络国内布局

业务上,据雷锋网了解,恒腾网络主要有3大块:互联网家居、互联网材料物流、社区资源。截至2018年6月30日,恒腾网络在166个城市近350个项目深入开展互联网家居业务,为3.8万户社区业主提供家居设计方案,销售额达人民币8.962亿元。

2017年,恒腾网络对自主研发的 “一站式”互联网社区服务平台——恒腾密蜜APP,进行了物业缴费、物业报修、手机开门、智能猫眼、智能快递柜、密蜜停车、社区电商等服务的全面优化。截至2017年底,基础物业服务已在广州、成都、沈阳、石家庄、济南、洛阳等城市的41个社区进行深耕运营,社区电商服务正逐步渗透至130多个城市。恒腾网络互联网家居业务发展迅速,“线上商城平台展示+线下实际场景体验”的O2O运营模式已十分成熟,2017年恒腾网络累计开设近2000间样板间。

万科: “智慧社区”的一把利剑——“睿服务3.0”

2018年上半年,万科物业营业收入超过45亿元,毛利率为17.3%。1990年成立的万科物业是万科下属子公司,专注在住宅物业服务、商写物业服务、开发商服务、资产服务、楼宇智能化服务和生活服务6大业务单元。目前的阿里北京绿地中国区总部、蚂蚁金服总部、京东总部、华大基因总部、华为全国代表处IFM项目等都有它的服务。

智慧社区业务上,万科物业在2016年9月发布睿服务3.0版本打通人、财、物数据,通过“住这儿”APP提供服务,发布“友邻市集”功能及“友邻计划”(搭建一个连接业主与商家的平台。只要业主在“友邻市集”购买产品或服务,商家即向“友邻计划”捐赠一定比例款项。截至目前,“友邻计划”已筹集资金突破600万)。

与智慧城市类似,智慧社区要想获得发展,目前还存在诸多阻碍因素。

基础设施改造升级成本高。

人力物力财力耗费严重。智慧社区建设是系统工程,从家庭到公共区域,从网络硬件到软件服务,时间周期长,需要协调各方利益。此外社区的智能设备更新换代非常快,更换和淘汰需要强资本做保障。

有热情,没行动。

目前的智慧社区改造停留在浅层次,也是地产开发商的营销噱头,整体发展较为落后。即便是一些垂直的社区运营公司和IoT企业想进入,却囿于各方关系难以打通,难以施展手脚。物业公司在这其间会扮演“管道”角色,收“进场费”,让有志于改善社区的企业打了退堂鼓。

组织者角色缺乏。

智慧社区还没有涌现绝对的巨头,并且在社区中利益相关方中间也没有出现主导者。物业公司大多属于没钱的状态(几家地产物业除外),低廉的物业费用不足以支撑起高昂的改造与投资。且由于物业偏向劳动密集型市场,工作人员的技术操作能力还需配套加强。

标准化建设跟不上。

目前流行的说法是“智能家居大战”,主要围绕音箱展开,但居室之外的门禁、监控设备、无线连接等都面临着复杂的竞争,小米、360、美的、海尔等,各干各的,自创生态。技术上实际已经突破,但标准化建设却徐徐难以前行。

可以说,智慧社区不是单个企业就能玩得转的,就连地产巨头、互联网巨头也在这个领域显得吃力。因此目前业界没有好的蓝本,各个地方的智慧社区标榜为“示范”,其实还是处在较低的水平。无论如何,与智慧城市一样,智慧社区也是必然的趋势,家庭走向智能、社区拥抱科技是信息化社会发展的表现。过几年再看,智慧社区就绝不是现在这样“散兵游勇”和“孤岛式建设”了。但生态的建设道路依旧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