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普信息集团

县域智慧城市建设,连接城镇带动乡村

发表于:2019-07-01 11:09:50 bianji1
【内容导读】智慧城市的概念尚未完全普及,县域智慧城市建设已经闯入人们视野。随着2019年华为县域智慧城市峰会暨高...

智慧城市的概念尚未完全普及,县域智慧城市建设已经闯入人们视野。随着2019年华为县域智慧城市峰会暨高青现场会在高青县举办,高青县这个县域智慧城市的样板似乎一夜之间树立。

实际上,高青县自2017年2月牵手华为,时间已经过去两年,但成果显著,在“善政”、“惠民”、“兴业”三个方面形成14个应用案例。除了拿下今年的MWC“智慧城市最佳移动创新”大奖,高青县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在此次峰会上见证了淄博市人民政府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战略合作签署仪式。

县域智慧城市建设的价值体现

负责高青智慧城市建设项目组的华为企业BG中国区智慧城市总工程师姚健奎在现场表示,项目启动初期仅调研就花去3个月时间,可见一个智慧城市的落地需要时间,顶层设计更是门槛极高的重任。

智慧城市落地的过程中常常伴随着阶段性成果和实际应用的推出,但人们往往感知不明显,因为率先引领智慧城市建设的一线城市往往资源丰富、服务完善,建设更多侧重在“善政”方向,而普通百姓在“惠民”和“兴业”两个方向才有强烈的感受。智慧城市建设可以切实提升城市管理水平,但作为一种辅助手段,追求的方向始终是人们生活水平和获得感的提升。

县域智慧城市建设的启发性意义

高青县的县域智慧城市建设有“善政”、“惠民”、“兴业”三个主题。

“善政”方面,高青县建立的视频云平台可让任何职能部门调用全县所有摄像头,大数据中心承载了智慧党建、智慧政务等应用,有效减少了重复投入、大幅提高了指挥调度能力。

在“惠民”和“兴业”两个方面,“智慧高青”的应用案例包括:远程医疗可以让百姓预约一线城市国内知名专家会诊;“爱高青”APP可以查询从公积金到车辆违规的非常多项个人信息;落地危化品监管等新兴产业,仅客服呼叫中心就增加就业岗位1000多个;智慧酒厂通过生产等环节的信息化处理保障更好运转和提升销售……这其中的获得感有的来自更便民的生活方式,也有的来自切实提升的GDP,这就是县域智慧城市建设的价值体现,是全县百姓获得的实际益处。

值得肯定的是,它们不仅是高青县在县域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探索出的应用案例,还带来可以复制的标准规范。高青县“智慧高青”建设指挥部指挥长崔玉栋认为,当前各地在智慧城市领域的最大痛点是无序建设、重复投资,造成资源浪费且实用性差。因此,“智慧高青”建设过程中的经验教训要做到可运营、可复制、可推广。

不难看出,从一二线城市到县域,智慧城市的建设实现了一次层级延伸,除了形成县一级的建设标准、积累宝贵的经验,对于进一步下沉到乡村有很强的启发性意义。

县域智慧城市建设的承上启下

在县域智慧城市的建设中,高青县之所以可以成为样板,除了先发优势,还有一大特色——不孤立

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需求是智慧政务,实现政府所属组织的IT集中化,高青县已经通过一个平台(智慧高青数字平台)、两张专网(宽带集群专网和eLTE物联专网)进行因地制宜,实现了三个主题的14个应用。难得的是,这三个主题从技术层面承上启下。

在姚健奎的演讲中,远程医疗的应用案例最让人印象深刻。他介绍道,高青县的医疗体系有上也有下,共分5级,高青在第3级。也就是说,上有国家、省一级的医疗资源,下有乡、村一级的服务对象,让每一级的百姓都能向上享受更优质的医疗资源,每一级的优质医疗资源都能向下延伸到更基层的百姓。

另外,据介绍,高青县的智慧城市建设在数据层面不只是单纯的横向管理,同时也纵向地打通与淄博市、山东省的对接。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主任单志广在峰会现场也表示,县域智慧城市的建设不能只考虑城区,还要考虑怎么覆盖郊区,“要连接城市的发展和乡村振兴两头,两者都不能丢”。

县域智慧城市的建设需留好上下接口,在技术层面做到连接城镇也带动乡村,这是“智慧高青”作为样板给出的实际意义。

县域智慧社会建设产业联盟

此次峰会现场的一项重大信息是,县域智慧城市产业联盟宣布成立(下称联盟)。与往常人们印象中统筹规划、设立标准的联盟组织不同,这一联盟还能起到复制推广“高青模式”的作用。

县域智慧城市建设联盟秘书长、东华软件股份公司副总裁、东华智慧城市集团COO柴敏在访谈中表示,联盟的价值体现之一是为想复制“高青模式”的县级市节省成本。他介绍道,联盟提供两个方案。

一是通过体系化的资源生态圈,把在建设“智慧高青”过程中积累的上层架构、中层应用和下层(技术)底座打包,形成一套比各县级政府自行从0做起(比市场价)便宜约30%的方案。

二是联合各级政府搭建政府云,为各县级政府提供安全可靠的租赁服务,避免因为一次性投入建设数据中心开销过大而难迈第一步。

考虑到全国2600多个县市的存量,联盟为各县级政府节省的预算充分体现了其价值。

难得的是,联盟还引入了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等指导单位。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副研究员高昂博士接受环球网科技采访时则指出,数据集成度和部门联动的需求决定了对县域智慧城市建设的需求,而不是经济水平,因此因地制宜是复制“高青模式”的可持续道路,而这一点已经被联盟考虑在内。

结语

“县域政府连接城镇与广大的乡村,处于城乡以下的独特地位和发展节点。”这一点对应着县域智慧城市建设的承上启下的实际意义。可见,县域智慧城市建设的价值极大。

“我们现在国内的智慧化发展正处在示范的成型期,我个人认为,未来两到三年我们会看到一批真正具有示范效应的智慧城市出现。”未来我们将见到更多像高青县一样的县域智慧城市。